WWW三十年:蒂姆·伯纳斯-李和改变我们生活的创造

  • 时间:
  • 浏览:22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方军读书会”(ID:mindmeters),作者方军,36氪经授权发布。

  “Tim”万维网联合会(W3C) 今天举办了几年World Wide Web (WWW,万维网)的三十周年纪念。

  三十年前,发明万维网的人,是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s-Lee)。

  我觉得必须写点什么来纪念,我从1995年开始上网,WWW(万维网)改变了我的生活,在我看来,万维网,就是互联网。

  蒂姆·伯纳斯-李,是万维网之父,也是互联网之父。

  谷歌公司董事长斯密特曾经说,“如果计算机网络是一门传统科学,蒂姆·伯纳斯-李一定会得诺贝奖。”

  2017年,蒂姆?伯纳斯-李终于获得计算机学界的诺贝尔奖—图灵奖,我们这些老网民都非常感动,这样一个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的人物,终于得到了认可。

  在一个TED演讲里,伊恩(Ian)做了一个演讲——《我拒绝蒂姆·伯纳斯-李的那一天》。在1980年代,计算机领域有一个最重要的创新是“超文本”,也就是让文本相互链接,相当于个人电脑本机的“超链接”。伊恩的公司为苹果开发了这个热门的产品。

  在欧洲,他遇到一个在欧洲粒子物理中心的软件工程师,也就是伯纳斯-李。伯纳斯-李说,我要跟你聊聊,我搞了一个东西,叫“World Wide Web”,覆盖全世界的网络,万维网,你能帮我开发一个浏览器吗?

  伊恩想,蛮有趣的,同时,口气真大。

  伯纳斯-李的想法是,把两个东西混起来,一个就是超文本,一个就是计算机网络。

  但是,伯纳斯-李还只有一个在自己的电脑里可以运行的小玩意,在为物理学家做软件外包开发工作的业余时间,他开发的一个玩具程序,叫“探寻者”,意思是探寻一切事物。

  最终,正如我们所有人看到的,把超文本超链接和计算机网络结合起来的简单想法开始长大,万维网走出了伯纳斯的房间,开始形成了一个网络世界,然后在这几年,开始弥漫到我们的线下世界,一切都被连起来了。

  伯纳斯-李做出了现在我们看很惊人的一系列奠基性的工作:

  他定义了URL,也就是我看到的每个网页的链接地址;

  他定义了HTTP(超文本传输协议),在每个网址前看到的HTTP四个字母;

  他定义了HTML(超文本标记语言),每个网页都是由HTML组成的;

  他开发了第一个网页浏览器,他开发第一个网页服务器,他建立了世界上的第一个网站。

  曾经在MIT跟随伯纳斯-李做研究的鲍捷,做了一个设问,然后给出了一个回答:

  “什么样的发明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答案是:

  那些能对存在的三种基本形式——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传输和转化做可扩展到为每一个人服务的发明。

  蒂姆·伯纳斯-李对“信息”做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关于信息,伯纳斯-李的贡献可以位列香农、图灵、冯·诺依曼之列。香农提出了信息论,图灵提出了现代计算机的理论模型,冯·诺依曼设计出现代计算机架构。

  

  蒂姆·伯纳斯-李,发明WWW( 万维网)

  

  香农,提出信息论

  

  图灵,现代计算机的理论模型与人工智能

  

  冯·诺依曼,设计出现代计算机架构

  我做了一组可能略显夸张的类比:

  如果互联网是一门学科,伯纳斯-李相当于经济学的亚当?斯密。

  如果互联网是一个探险,伯纳斯-李相当于麦哲伦,第一个完成环球航行的人。

  如果互联网是一个国家,伯纳斯-李相当于乔治?华盛顿之于美国。

  

  最近,恰好在反复地重读蒂姆·伯纳斯-里所写的《编织万维网:万维网之父谈万维网的原初设计与最终命运》,还特别把英文版找出来对照阅读(在微信公众号对话框回复「WWW」,获得《编织万维网》英文版PDF)。

  这本书,即便到今天看,也不容易,我摘录这几天在反复琢磨的最后一章片段,伯纳斯-李的思考,我们现在仍需要继续:

  未来的万维网能否改变人们在一个小公司、一个大组织和一个国家中一起工作、增进知识的方式?

  如果它适用于小团体及更大规模的群体,那么它是否能被用来改变这个世界?

  我们知道万维网能让我们加快工作速度,但它是否能使社会发展阶段发生改变,创造一种新的工作方式——而那究竟是福还是祸?

  关于全球的创造性大脑:

  万维网在直觉和分析能力上都对人们有所帮助是很重要的……。

  扩展直觉是困难的,因为我们的头脑中同时会有数千个短暂的关联。要实现群体直觉,万维网将不得不捕捉这些线索——没有经过明显理性思考或推理的不成熟的想法,就像我们通常所做的那样。

  直觉行动出现的条件是,某人在跟踪许多彼此独立的人的链接中发现了一种相关性,并创造一种记录它的快捷链接。只有当每个人在浏览中都创造链接时才能做到这一点,因此编写、创造链接和浏览必须完全结合起来。如果有人发现一种关系但没有创造链接,这对个人无所谓,对群体则是不利的。

  要实现这一点,万维网必须很好地连接到一起——“分离程度”较小。

  我们必须确保万维网能获得创造新的直觉链接的人的反馈。

  如果我们成功了,创造性就将在更大和更多样化的群体中出现。这些高级思维活动,原来只发生在一个人的头脑中,而现在将出现在更大、更相互联系的人群中,似乎他们在使用同一个直觉性的大脑。

  ……这正是万维网的梦想。

  这是我们至今仍为实现的梦想。

  当然,我觉得伯纳斯-李当时提的一个疑问依然在,甚至可以扩大到所有的方面,不只是局限在工作方式:

  这究竟是福还是祸

  Will that be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我们知道的是,蒂姆·伯纳斯-李,至今仍在努力,让互联网变得更好。

  从发明万维网开始,他的人生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互联的文本

  从1989年到1999年,他重点在发明和推广互联网。

  第二个阶段,互联的知识

  从1999年到2009年,他的目标是让互联网能进一步升级,让知识能够互联起来,这是所谓的语义网。

  第三个阶段,互联的社会

  从2009到现在,他的重心是推动数据的开放、安全与隐私。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大公司控制了个人数据,但却建立了不能互联的数据孤岛,数据的集中导致了包括它们滥用这些数据,虚假信息泛滥、误导网民。他做了很多事来推动互联网的进一步变革,让数据重新回到个人手中。

  

  蒂姆·伯纳斯-李的开端:关于一篇信息管理的论文《Information Management: a proposal》。

  我们普通人现在都不怎么做知道蒂姆·伯纳斯-李,这或许就是计算机和互联网的特点,创造它的那些人绝大多数都在隐在幕后:

  比如1958年撰写互联网奠基石性的论文的里克雷德(J.C.R. Licklider),这篇文章带来互联网前身阿帕网;

  比如在1974年发明互联网基础协议TCP/IP的温特·瑟夫(Vint Cerf)和鲍勃·卡恩(Robert Kahn);

  比如在1991年仅仅为了好玩而开发一个玩具般的操作系统、现在是网络最重要的操作系统Linux的瑞典大学生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

  比如在2008年撰写了《比特币白皮书》和开发比特币系统,开启了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区块链(blockchain)——的中本聪,到现在,我们连他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都不知道。

  他们搭建了舞台,把舞台留给了我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