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岁二次入豪门!她是不是传奇中的人生?

  • 时间:
  • 浏览:32

  今天上午10点,现年55岁的翁静晶和何彪在圣约翰教堂举办婚礼,翁静晶正式成为何东家族一员。

  

  早在5月23日翁静晶55岁生日第二天,她在社交网公告再婚喜讯,跟拍拖5年的何彪已于去年底举办佛教婚礼。

  

  何东家族世系表

  谁能料到,翁静晶这一生,兜兜转转,竟然入了赌王家族。

  

  翁静晶出生在越南,父亲翁业初是越南富商,母亲赵小瑜是“江湖人物”。翁静晶才11个月大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

  随后翁静晶跟随母亲来到了香港,母亲赵小瑜后来嫁给了澳门富商刘衍泉。

  生长在这样复杂的家庭环境,翁静晶的童年自然是缺少爱和关心的。

  

  16岁翁静晶进入演艺圈,都说美女爱英雄,从小缺少父爱的翁静晶当然比普通孩子更为渴望爱。

  刘家良有一代宗师称号,凭仗电影《少林三十六房》、《洪熙官与方世玉》、《五郎八卦棍》等成为功夫巨星。

  

  翁静晶回忆第一次见刘家良是在她14岁,那一刻至今让翁静晶难忘“当时我的座车停在一间酒店门口外,见到一个拎着公事包的男人,我认出他是刘家良,我们互相对望了好久。”

  

  对于插足刘家良家庭,翁静晶自然是不认的。

  她说“我前世是被刘家良饲养的金丝雀,所以今生投胎嫁给恩公”。

  这样清新脱俗的“洗白”,恐怕只能骗骗自己,旁人自然是有点倒胃口的。

  刘家良为了换取自由身,把所有的身家财产给了老婆和四个孩子(三女一男)。

  1984年,翁静晶和刘家良结婚,成功转正。

  

  这段相差30岁的感情,经营很不容易。即便是50岁的刘家良,身边依旧少不了红颜知己。

  惠英红就是一位。

  

  惠英红拍打戏不要命是出了名的,16层的楼说跳就跳,把武替都吓跑了。

  惠英红是刘家班的弟子,武术拜刘家良为师。

  刘家良坚持启用当时还是新人的惠英红担纲电影《长辈》女主角。

  

  拍摄期间,刘家良过于惠英红也是极为关照。

  凭借《长辈》惠英红第一次拿了香港电影金像奖的影后。

  获奖感她是这样讲的“我一定要多谢一个人,他是我师父,刘家良。”

  一来二去,惠英红和刘家良传出了绯闻。

  

  惠英红越是避讳这件事,媒体渲染就更加嚣张。

  翁静晶知道这件事后,直接把惠英红赶出了刘家班。

  惠英红对媒体是这样回复的:

  

  这个女人她惹不起……

  惠英红表面上是否认了,但她心里有刘家良,全世界都知道。

  2010年,这一年刘家良获得终身成就奖,巧合的是,那一年惠英红再度拿下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刘家良和翁静晶站在台上领奖,惠英红在台下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翁静晶是厉害的,将惠英红赶走了,其它莺莺燕燕也不敢近刘家良的身。

  但饶是如此翁静晶的婚姻生活也并没有如外人眼中小三得势一般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相反,因为刘家良在上一段婚姻选择净身出户,加上之前又在大陆拍过戏,刘家良台湾市场并没有很好,二人婚后的经济条件很是一般。

  翁静晶开始去毛衣店学编织毛衣,渐渐做得好了,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有人出价问她买,也开始获得了一部分收入。后来翁静晶在毛衣店时,认识了一个丈夫做保险的太太,经她介绍,入了保险行业。一入保险,翁静晶的学霸头脑也开始在世人面前展现。

  

  翁静晶在熟悉保险业务之后,去参加专业保险师的考试,其中有涉及到法律,一学,发现自己学习法律学得特别快、特别容易理解。这时候的翁静晶已经32岁了,但她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的年龄而限制自己前进的步伐,去了香港大学选修法律,而且在考试中获得满分,年级第一。

  顺利毕业后,翁静晶进入全港数一数二的孖士打律师行任职见习律师,由此结识了公司合伙人、行内名气很大的律界精英林竞业。

  但翁静晶和林竞业关系也变得有点不可捉摸,二人常常出双入对,当时关于二人的恋情消息曾一度甚嚣尘上。

  

  有报道指翁静晶为方便与林竞业幽会,独自在上环租了套房居住。

  幽会迟早要出事,没过多久,林竞业在翁静晶所在的寓所坠楼,翌日重伤身亡。

  

  而林竞业死亡原因正是由于这场幽会,当时二人在房内,不料刘家良突然回家,林竞业为避免正面冲突,选择爬窗离开,最终意外坠楼。

  

  因着这事,再加上此前与翁静晶合作《喝采》的三个男主角都英年早逝,香港朋友们给翁静晶冠上了“克夫”的标签。

  钟保罗和翁静晶合作过电影《喝采》,因债务缠身于1989年跳楼死亡。

  陈百强和翁静晶合作过电影《喝采》、电视剧《突破》,离奇昏迷17个月后于1993年去世。

  张国荣和翁静晶合作过《喝采》、《杨过与小龙女》、《第一次》,因为抑郁症2003年跳楼身亡。

  

  翁静晶对于这样无稽之谈予以反驳,曾在专栏上撰文称他们三个也同时出演过另外一部电影《失业生》,为什么不说是那部戏的女主角徐杰“克”死他们?

  反驳理由有理有据,而“克夫”这一说法本来就是一个过时的说法,信不得。

  

  翁静晶在事业上的成就,绝非一般女人能比得上。做明星,她行;干保险,她行;做律师,她还是行。甚至,在律师这一行时,可以说她是“正义的化身”。

  2013年,翁静晶因为压力太大患上甲状腺功能衰退,在事业上她选择了退休,过上了每日画画国画、写写书法的日子,但信佛的她在定慧寺筹款期间发现数以百万计善款被挪用,另外定慧寺女住持释智定被揭发在出家后,涉与两名内地和尚假结婚,令两人取得香港身份证,还曾挪用公款买名牌化妆品和内衣。

  

  翁静晶心中不忿,她选择出山,解决这一寺庙毒瘤。

  

  经过翁静晶的努力,最终法庭颁下清盘令,翁静晶在Facebook宣布:“赢咗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有逾千人赞好。

  

  翁静晶再留言﹕“法庭颁令的一刻,我的眼泪掉下来。定慧寺的清盘,只是清理佛门的第一步,往后要面对的『老虎』会更凶猛。我拥有的,唯独是你们的支持。除了公义,我什么都不追求。愿我以余生贡献佛法。”

  

  此后,翁静晶成为“正义的化身”,自己没事就到街上打假,揭发假和尚。

  

  到了后来,社会上的各个阶层都想通过她来解决自己法律上的难题。较为知名的便是翁静晶陪同吴绮莉开记者会,澄清吴绮莉经济情况,现场声讨成龙,说成龙一毛钱都没给这对母女,盼外界能给吴绮莉母女一点尊严。

  

  人生在世,做到她这地步,竟然觉得让人有一丝艳羡。

  

  2013年,抗癌多年的刘家良永久离开了人世。

  尽管已经做足充分的心理建设,刘家良真正离开后翁静晶整个人像空了一样,那天晚上,翁静晶甚至想带着两个女儿随刘家良去了。

  2015年1月,港媒拍到何猷彪携翁静晶在香港中环逛街,令其恋情曝光。

  

  之后二人感情逐渐明朗化,毫不避讳媒体镜头。

  何猷彪陪翁静晶在去批发市场买衣服,和她在咖啡厅接吻。

  

  何猷彪的父亲何鸿章对翁静晶也很满意,早已在心里将她视作“准儿媳”般对待。

  多次带翁静晶出席公开活动。

  两人迟迟没有结婚,何鸿章为了让这段感情“盖章确认”,后又让人开通了家族成员的脸书,把翁静晶冠上了“何”姓,还在婚姻关系一栏中注明她与何猷彪已婚。一度让媒体误认为两人已经结婚,最后翁静晶不得不亲自出面否认。

  

  翁静晶着急否认再婚一方面是报道有误,最主要原因是她的大女儿非常崇拜父亲刘家良,不能接受自己的母亲嫁给别人。

  

  两个中年人都是单身,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为后半生找个伴儿原本也没有什么好诟病的。

  错就错在两人之前并没有那么“正大光明”。

  早在2010年,翁静晶就被拍到与何猷彪牵手逛街,而且还是两次。

  

  按照时间推理的话,那时候翁静晶和何猷彪都有家庭。

  这就是实打实的双双婚内出轨。

  何鸿章直到去世都没有看到翁静晶和何猷彪成婚。

  2017年10月3日,何鸿章出殡,何猷彪手捧遗像为父送行,让人意外的是,翁静晶以“准儿媳”的身份出现在何鸿章葬礼上,打理琐事,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如今,这段黄昏恋迎来了他们的婚礼,前尘往事都已随风远去,只愿他们能够好好珍惜这段感情。